您現在的位置: 海安中學>> 學校概況>> 2021爱游戏下载 >>正文內容

2021爱游戏下载

韓紫石與張謇

編者按:民國史研究有一個說法:“寫民國史不能不寫江蘇,寫江蘇不能不寫韓國鈞”。海安中學創始人韓國鈞(字紫石)是中國近代史上頗有影響的人物,和張謇並稱為江海“兩大名賢”。民國年間,時任江蘇省長韓紫石與清末狀元張謇一道開辦實業,興修水利,興辦教育,結下深厚友誼。近日,“我國民族企業家的楷模張謇”展覽在海安博物館舉行,兩大名賢穿越時空再度相會於海陵大地。特推出我校退休教師夏俊山2007年撰寫的《韓紫石與張謇》一文,以資紀念。

韓紫石與張謇

作者:夏俊山

提起海安的名賢,人們自然會想起韓紫石。他不僅為興教出力,在家鄉創辦了紫石中學(江蘇省海安高級中學前身),成為海中校史上的第一人。

他還跟同樣為辦過教育出過力的南通實業家張謇有過交往。在發展地方經濟,幫助民眾救災等方麵,他們曾經共同努力,一起作過貢獻。筆者從眾多的史料中搜尋到他們交往的一些蹤跡,在此列出作為校史的補充,同時也算是對這位海中創辦者的懷念吧。

張謇是清末狀元,懷著實業救國的理想,早在1903年,他在南通創建了南通大達內河輪船公司,隨著經營規模的擴大,張謇決定開辟通揚航線。麻煩的是,輪船停靠揚州,有不少事務需要揚州方麵處理。由誰來負責揚州方麵的事務呢?這時,以舉人而致仕的韓國鈞(字紫石)已任江蘇民政長,他向張謇引薦了江石溪先生(江澤民的祖父)。1915年,張謇正式聘請江石溪先生擔任南通大達內河輪船公司協理(副經理)之職,負責處理揚州方麵的事務。

1919年,韓紫石兩次到揚州、南通,與張謇等人致力於創辦墾務,為此,他還特意到掘港考察了大豫公司。不久,由韓紫石等集資創辦的泰源鹽墾公司,在原東台縣安豐鎮正式成立,韓紫石親任公司董事長。“張謇與韓國鈞等創辦了泰源鹽墾公司,開墾蘇北沿海灘塗,組織鹽場灶民生產食鹽,並在高郵、揚州等地設有若幹商店廠鋪,還曾捐鋼殼蒸汽機載客渡輪一艘,定名‘普濟’號,交鎮江商會管理,以便於揚州、鎮江交通。”(見鄧代昆《韓國鈞朋僚函劄》)泰源鹽墾公司的興辦,大大加速了地方經濟的繁榮,並由此形成了三倉河、一倉河、新農小街等集鎮。

1920年,韓紫石又赴揚州,與張謇一起開督辦運河局成立會。當時,徐世昌為民國總統,他派人至南通,詢問張謇是否願意做蘇北運河督辦。張謇答複時提出了治理方案,並要求政府答應他兩個條件:“若要我擔任此職,第一,任命前江蘇省省長韓國鈞為會辦;第二,假使另開寧條運河的測量計劃完成,政府應保證籌款之責任。”徐世昌表示接受,即發布命令,張謇與韓紫石應命就職行事。

1921年8月中旬,連續五天大風大雨,長江、淮河同時漲水,運河堤工日夜告警,韓紫石與張謇等,日夜勘察堤岸。中秋後,連續陰雨,高郵、寶應兩縣城的人,要求將昭關壩打開泄水。但此壩一開,重新築壩很不容易,上遊水勢收留不住,搞不好會造成來年水枯,而下遊本來已經排泄不及,再來新水,受災勢必更為嚴重。因此,下遊地區四、五千人守在壩上護衛,決心以死抗爭。開與不開,一時相爭不下。緊急關頭,張謇邀韓紫石到揚州,一起開會商量對策。會上意見分歧,決定實地察看壩況水情再作決定。一行人剛到高郵,就被要求開壩泄水的民眾包圍。韓紫石與張謇向民眾曉以大義,告訴他們要從全局通盤考慮。最後,根據水情,他們決定打開東台泄水要道王家港,而堅持不開昭關壩。結果,保住了大片地區。第二年,正逢大旱,高郵、邵伯等地,因宿水未枯,照樣栽種水稻,到了秋天,喜獲豐收。鄉民大慶,歡呼張謇、韓紫石堅持不開昭關壩帶來的好年景。

這年11月,泄水要道王家港修複工程開工,韓紫石、張謇同至王家港行開工禮,船經小海鎮時,巧遇小海鎮百歲老人康春榮誕辰,張謇、韓紫石前往祝壽。張謇作詩一首:

突兀今年大水凶,谘皈海上得康翁。

九如欲使川方至,百歲還看日正中。

識分有田能自保,攝生無藥可居功。

惟聞晨掃昏猶浴,支柱聰明一枝紅。

回省後,韓紫石將此事上報中央政府,總統徐世昌為此題寫了“人壽之征”匾額,表示祝賀。

1922年,江北運河工程局升格為督辦運河工程局後,年屆70的張謇又一次出山,擔任江蘇運河督辦,負責運河治理工作,韓紫石則任協辦。這一年,由於蘇北沿海連遭台風、暴雨、潮汛襲擊,各鹽墾公司受災,損失嚴重。市場棉價上漲,而紗價又則因外紗傾銷疲軟,大生一廠、二廠的正常生產運轉受到影響。不得已,張謇於11月9日致函時任江蘇省省長的韓國鈞,請求撥款濟急。韓紫石接到張謇的求助信,隨即複函表示:“極荷關注。”並商請財政廳長嚴家熾,撥款20萬元給予資助。張謇深表感謝,複函如下:

止公省長大鑒:

承十五日手教,極荷關注。自非摯愛國家者,不能為此援助,不僅故交風義也!江浙和平千方百計僅不破裂,不意又生事外之變,得無一蟻而潰全堤乎!所雲立案,似宜及早,遲恐歧中有歧,公謂何如?唐廳長書,特屬上謁。埠局事亦正棘也。敬請

大安!

張謇上 十一月十七日

1924年,為了導淮和水利工程需要,韓紫石和張謇又籌劃擴大河海學校,經北洋政府批準,將東南大學工科與河海工程學校合並,改名為“河海工科大學”,茅以升任校長。

1926年張謇逝世,韓紫石曾親往南通吊喪。海門常樂鎮張謇新祠落成,韓紫石不顧年事已高,親赴海門常樂鎮參加新祠落成典禮。他在《永憶錄》中記載道:“張君季直提倡實業,南通賴以興,餘所素佩。”“嗇公①雖死,而實不死,以其生前創辦各種事業,今日發達如故,所望後起者為之繼續經營,且擴而大之,不令中輟。否則即無以對嗇公矣!”

 

1926年張謇逝世,韓紫石曾親往南通吊喪。海門常樂鎮張謇新祠落成,韓紫石不顧年事已高,親赴海門常樂鎮參加新祠落成典禮。他在《永憶錄》中記載道:“張君季直提倡實業,南通賴以興,餘所素佩。”“嗇公①雖死,而實不死,以其生前創辦各種事業,今日發達如故,所望後起者為之繼續經營,且擴而大之,不令中輟。否則即無以對嗇公矣!”

1933年,韓紫石發現了一封由張謇與學者朱銘盤(曼君)聯名,朱銘盤執筆的痛斥袁世凱的信,便欣然命筆,寫下五言詩一首:

遼海三千裏,浮生曾一官。

祇餘來已後,於此不成歡。

宦轍摧人左,虛舟入世難。

遺文今日讀,天地自荒寒。

這首五言詩對舊時代官場變幻情況作了深刻描繪,對張謇與朱銘盤深表讚同,並流露了對袁世凱的蔑視。

注:①張謇,字季直,號嗇庵,嗇公係尊稱。

原文發表於《江海文化研究》2007年6期,選文略有改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簡介:夏俊山,50後。原為海安鄉下農民。恢複高考後,入揚州師院,曾執教於江蘇省海安高級中學。為海安市首批“雙三評”骨幹教師。愛從書中找樂趣,出版《幫你學語文》《語文覓趣》《心湖帆影》等,有少數文字發表於海外,國內發表超千篇,為省民間文藝家協會、省作協、中國散文學會等協(學)會會員。

Baidu
map